沉溺在世界的缝隙里。

【三日鹤】雪舞

【三日鹤】雪舞

#审神者出现注意

#随便摸摸用来复健的短篇

#雪中鹤舞

#OOC有

 

洁白的雪自天空落下,银装素裹的本丸今天有些喧闹。短刀们吵嚷成一团,开心地冲到雪地里享受着大自然馈赠的礼物。三日月宗近覆上手边盛满热茶的茶杯,呼了一口白气,依旧保持着平时笑眯眯的样子,抿了一口茶。

“真是开心的一幕呢。”听到声音的三日月偏了偏头,审神者正百无聊赖地坐在身边,身上是被短刀们“攻击”过的痕迹,掸了掸身上的雪,用毛巾擦擦略湿的黑发,她用带着笑意的眼神看向三日月,“宗近不一起吗?”

“哈哈哈,极好极好。”三日月眯起眼睛,像平常一样笑道,“我可是老爷爷啊,这些是年轻人的事情。”

审神者看向雪地的某处,再看看三日月,“呐,宗近,同样是老爷爷,国永可依旧爱开玩笑啊。”雪地中,鹤丸国永的身影在雪中乱舞。像是要融化在雪地中一样,如出一辙的白。金色的眼瞳看向这里,看到审神者时露出了调皮的笑颜。眼神在瞟到她身边的人时,他也在看他,带有新月的眼睛意味深长,一瞬间沉溺于三日月那夜空般的眸里,心跳像是漏了一拍,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望着天空,自己已经摔倒在雪地里,四周都是银白。

视野中出现了一抹深蓝,在这白色的雪地里,这一抹深蓝显得尤其突兀。和那张漂亮的脸距离太近,因为冰冷而略显苍白的脸上有了一点儿热度。握住他伸向自己的手,鹤丸又一个回神,虽然有厚厚的布料隔着,但是背后沾到雪的地方还是一片湿冷,审神者手上拿着毛巾走向他。本能地回过头寻找那一抹深蓝,但是却没有见到三日月的身影,只有已经变得冰凉的茶依旧放在原处。鹤丸笑着拿起那杯茶一饮而尽。温暖的毛巾覆在他头上,鹤丸看向审神者关切的眼神,和以前一样回以一笑。看向漫天的雪,眼神愈发深邃。

“嘛,回屋吧。”

——右手依旧残留着他的热度。


评论
热度(15)
© 信号缺失°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