沉溺在世界的缝隙里。

【业渚】吐花症paro

#业渚

#吐花症

#剧情废,步调稍微有些快

#原创角色有

#樱花的花语——幸福【选了一个最贴切的但是最后才想起来写

#请给我建议与意见,业渚同好来玩吗///

 

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,口腔因为长时间张开嘴已经变得干涩,努力地想发出声音,声带却像是被固定了一样。泪水不争气地从眼眶里滑落,房间里非常安静,除了几滴泪珠滴落在地上的声音再也听不到任何。

在潮田渚面前的地板上,零落着嫩粉色的樱花花瓣,像是初春樱花树下的场景一样,配上他房间里一派天蓝有些说不出的意味。但是渚现在没有闲心去顾虑这些,他一边猛烈地咳嗽着,一边在刚死机过的脑子里搜寻着相似的情景。之前班上的女孩子热烈讨论的漫画……这种情况是叫吐花症来着……?

记得茅野满脸兴奋地把这个漫画推到他面前的时候,好像说过吐花症是单恋的一个症状,患上这种病之后……不及时治疗的话好像会死?抹去了脸上的泪痕,渚的视线飘忽不定,说不清是什么意味。

——真是吓到了呢。

虽然不太相信少女漫画里的东西有一天会重现到自己身上,似乎茅野也说过治疗的方法,好像是跟喜欢的人两情相悦……

“喜欢的人什么的……”

苦笑了一声,渚坐在自己的小床上,看到地板上美得不真实的洋洋洒洒的樱花瓣,又觉得喉咙稍微有些痒了。心中某个人的名字已经浮现,用力地甩了甩头想把这些全部置之脑后,但是仅仅是想着那个人的样子,渚的脸上已经染上了淡淡的绯红。

“真是狡猾呢……”

——我好像喜欢上你了,业君。

他的脸上露出与平常无异的微笑,在心底却已经做好了了自己活不下来的准备,消极地想着,毕竟他喜欢的业君应该不喜欢他吧,两个男人在一起……这种事,不可能的吧。业君果然是喜欢好看的女孩子吧,之前也有很多女孩子跟他表白啊……之前修学旅行的时候还说过喜欢奥田同学呢……

这样胡思乱想着,轻轻抚上唇的手指上又沾上了几片花瓣。阳光折射进来,洒落在桌子上,床上,地上的樱花也镀上了金边,衬着被阳光拥抱的蓝色少年,有种说不出的美意。

——我喜欢你哦,赤羽业。

###

“诶……业君也喜欢这个作者写的书吗?”某一天放学后陪着赤羽业去买书,刚从书店走出来的渚看向拿着一本文学书的业,少年好看的眼眸微眯,金色的光芒在眼中流转。

“啊啊——”业拖长了音,大概是处在变声期吧,尾音显得很有磁性,“之前从浅野那里有看到过哦,觉得挺感兴趣的就买来了。”

“啊……是这样吗,那个作者文笔很好的呢。”听到浅野,渚的心里有一些落寞,语调也不经意间低了一度。在这个时候,喉咙又该死的痒起来了。拼命地忍住,他扬起笑容,“对了,车站前面新开了家可丽饼店,我想跟业君一起吃,业君挺喜欢吃甜食的是吧?我先去上个厕所,等一下在那家店见?”

业看着面前笑意盎然的人,心跳好像漏了一拍,他勾起了嘴角:“好啊,那我等你。”

看着渚匆匆忙忙地从他视野里离开。业看向刚才他离开的地方,一抹樱色进入眼帘。

“这个季节……有樱花吗?”这样喃喃自语着,捻起了飘落的樱花瓣。他走进了渚所说的可丽饼店,找到座位之后刚开始准备看向可丽饼的品种,一声惊喜的少女音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“啊,这不是业学长吗?呜哇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开心了!”一个陌生的女孩子穿着同样学校的校服,扎着好看的双马尾,略显稚气的脸上堆满了笑容。业对她没有印象,看了她一眼以后视线继续回到了单子上。少女气呼呼地鼓起了脸,这样看起来非常可爱:“诶诶好过分~业学长,我可是有很重要的话对你说呢~”

抬起了头,业饶有兴趣地看着面前的少女,语调一如往常:“诶,那能说说看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吗?不重要的话——”语锋一转,“杀了你哦。”

“什,什么啊!绝对是……重要的事哦。”少女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红晕,支支吾吾着,踌躇着坐在了业的对面。她从书包里抽出了粉红色的信件:“那……那个,业学长,我喜欢你很久了,那个,我……希望你可以收下这封信,回,回应我的感情。”

###

潮田渚进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光景。

业依旧保持着戏谑的笑容看着对面从未见过的少女,少女好像很开心的样子,坐在本来应该是为自己留着的位置上,转而脸变得通红,小心地拿出了粉色的信件,递给了业。

这种展开的话,那个粉红色的信件绝对是情书了。渚眯起了眼睛,胸口突如其来的疼痛几乎快让他晕眩过去,几片粉色的樱花瓣飘落。

“这位客人……?”打断了服务员疑惑的声音,不想听到业是怎么回应那个女孩的,渚逃一般地从可丽饼店离开。想起刚才的场景,那是个很阳光的女孩子,长得非常漂亮,脸红的样子也很好看。想起了业的笑颜,好像对那个女孩子特别温柔呢?想着想着,渚不禁苦笑起来。

——啊啊,果然业君喜欢好看的女孩子啊。

一边想,他这样笑着,看着电车外掠过的风景。丝毫没有看到,之前电车门关闭的最后一秒,那个红发少年急匆匆地拿着书包闯进来了,靠在和他间隔一个车厢的隔板上看着他,金色的眼眸中暗涌流动。

业等了好几站,和那个刚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跑走的人一起下了车。想着原来小渚的家住在这儿啊诸如此类的无意义的事情,一边跟上那个步履不怎么轻快的人。

渚推开了门,这时候母亲好像还没有回来。深吸了一口气,转身准备把门关上的时候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鼻尖贴上那人因为衬衫半开而敞露出的胸膛,手臂被牢牢地抓住,被迫抬眼望上去,和业漂亮的金黄眸子对视。

“小渚为什么这么快就走了呢~”危险的气息逼近,业把手撑在渚身后的墙壁上,声音有些低沉,两人的距离近得彼此的呼吸都几乎可闻。面前的人面色微愠,渚本能地想要逃走,却被那人抓住手腕紧扣在墙上。

“……”

渚扭过头,紧咬着下唇,也不再反抗,清晰的痛感不再,施加上的力量也放松了。沉默了一段时间以后,业似乎想到了什么,嘴角上扬,很开心的样子:

“啊,我知道了。小渚是在吃我的醋吗~之前的那个女孩子,超可爱的,还对我表白了。”

这样说着,他满意地看着面前低着头的渚耳根渐渐变得通红。

“但是小渚刚来就走了啊,不想知道结果吗?”挑逗般地在渚的耳边哈了一口气,业顺势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,笑得像个得到了糖果的孩子。

“——话说呢,小渚,”业自然地转移了话题,“最近,经常看到樱花瓣呢~奇怪,明明这个季节不会开樱花呢?”

感受到了怀中的人一瞬间僵硬的身躯,他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:“嘛,有可能是最近在女孩子之间流行的那个,吐花症吧。小渚是有喜欢的人吗?”

“!”陡然睁大了眼睛,惊异过后渚自嘲般地摇了摇头,声音低得像是在喃喃自语一样:“……被业君……发现了啊。”

“因为我很关心小渚的事情呢~那么是小茅野还是谁呢?”笑着摸了摸下巴,业的视线不知在看向哪个地方。

“我不可能喜欢茅野的啦,”渚无奈地笑着摆了摆手,“业君才是呢,之前也不是说过喜欢奥田同学吗,而且业君很受欢迎的啊,长得又帅气而且又聪明。”这样的业君我很喜欢。

“嘛她只是能帮我恶作剧啦,说起来小渚说我长得又聪明又帅气,也喜欢上我了吗?”捻起的樱瓣炫耀般地在红了脸的渚眼前晃了晃,“嘛,话说回来我碰到了这片花瓣呢,小渚似乎没听说吧,碰触到吐出来的花瓣也会……患上吐花症吧。”业的尾音微微吊起,一副开心的样子。

“那业君……喜欢的人是谁呢?”会患上吐花症也就意味着有喜欢的人吧,况且业君刚才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,两情相悦吗……这样想着,渚的心不由得沉了下去。不自主地问出了这个问题。

“嘛先不说这个,之前我可是觉得要把心脏都吐出来了呢~有种要死掉的感觉啊~”露出整人时小恶魔般的微笑,业看得渚后背一凉,“那作为罪魁祸首的小渚,需要怎么补偿我呢?”

“对,对不起业君,”几乎是下意识般地道歉,“那个……我知道治疗吐花症的方法……和自己喜欢的人两情相悦并且接吻就大概能治好了。补偿的话,需要我去叫那个女孩子或者我帮业君说……也可以。”紧咬着下唇,想到刚才在可丽饼店见到的场景,心中抑制不住的难受和一点点……怒火?被自己心中流露的感情吓了一跳,这是从未在心里出现过的感情。

“嘛,那好。那就请帮我……把这个交给他吧。”骨节分明的手拿着粉色的信封,出现在低着头的渚眼前。

接过了递过来的情书,不再关心信上的名字,伴随着心的一阵抽痛,渚感觉眼前被什么模糊了,泪水一滴一滴滴在信上,他剧烈地咳嗽起来,嫩粉色的樱花瓣洋洋洒洒地飘散在他们俩的周围。

###

“……喂喂,怎么搞的……?小渚?别哭啊。”没有意识到会是这种情况的业急忙蹲下来,温柔地擦拭已经泣不成声的渚的脸。“看一下收件人啊,收件人。”

——小渚 收

睁开被泪模糊不清的双眼,看到这几个字,渚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了,也不知业是开玩笑呢还是真心的,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应对这个人了。扭头不知所措地看向脸开始红起来,别过头去的业。不顾脸上依旧有刚才留下的泪痕,露出了业见过的,最好看的微笑,像从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一样温暖。

“……什么嘛。”

“咳……也不知道小渚和我是不是两情相悦呢~”突然的调侃使得渚的脸上升温,尾音依旧好听,“嘛,小渚……接吻吧……?”

后半句一个转折,带着明显的试探,看到业不怎么确定地看着自己,渚忍不住笑了出来。随后被恼羞成怒的业狠狠地扣住了后脑勺,柔软的唇带些恶作剧般的贴了上来,慢慢地啃咬,缠绵,所能感受到的只有彼此而已,直至渚差点窒息,业才离开他的嘴唇,还轻轻地舔了一口。金色的眼瞳里充斥着盛宴之后的满足,看着面前明显憋红了脸的人,业轻轻勾起了嘴角,眼里是无尽的温柔。

“谢谢款待,小渚,我也喜欢你。”

“也不迟啊,终于等到业君这句话了啊。”渚想起了赏花的时候,杀老师曾经提到过的,樱花的花语。

——嘛,确实很幸福啊。

Fin


评论(8)
热度(150)
© 信号缺失° | Powered by LOFTER